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公司消息 >

17种抗癌药半价入医保 降价药离患者还多远?

时间:2018-10-12 16:26来源:股市分析 作者:财经在线 点击:

  谈判室外,德国默克公司的两位谈判代表已经是第三次走出谈判室了,他们神色紧张地彼此交流着,还不时拨通电话向对方请示着些什么——这是9月15日央视跟踪记录的国家抗癌药医保准入谈判的现场一景。

  历经3个多月的谈判,谈判结果当天尘埃落定。随后10月10日,国家医疗保障局公布结果,德国默克公司的西妥昔单抗注射液连同其他16种抗癌药品最终被纳入《国家基本医疗保险、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(2017年版)》(以下简称“药品目录”)乙类范围,同时还公布了各个药品的医保支付标准。

  听闻这个消息,来自浙江的一位黑色素瘤患者家属向时代财经表达了他的喜悦,“这是个好消息,意味着抗癌药价格又能降了。”据了解,上述17个谈判药品与平均零售价相比,平均降幅达56.7%。

  降价之下,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则表示出了他的担心,他告诉时代财经,前两次医保谈判之后,虽有39种药品被纳入医保目录,但不少药品却面临着进了医保,却进不了医院的尴尬,患者仍需自费全额购药。

  新药纳入医保速度加快

  根据国家医保局的公示,本次纳入药品目录的17个药品均为临床必需、疗效确切、参保人员需求迫切的肿瘤治疗药品,涉及非小细胞肺癌、肾癌、结直肠癌、黑色素瘤、淋巴瘤等多个癌种。

  对比8月17日公布的2018年抗癌药医保准入专项谈判范围的18个药品名单,除诺华生产的治疗骨髓纤维化的新型靶向药被剔除在名单之外,其他产品均成功谈判降价。值得一提的是,17个产品中,有10个产品为2017年和2018年间在国内批准上市。

  国家医疗保障局局长胡静林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,这次纳入目录的抗癌药都是近几年新上市的药品,专利的存续期还比较长,通过医保对这些优质创新药的战略性购买,可以起到促进和推动医药企业加大研发投入,以研制更多更好的创新药惠及广大患者。

  申万宏源(000166,股吧)研报则指出,今年5月刚上市的国产原研抗癌药盐酸安罗替尼胶囊被纳入药品目录,加上去年医保谈判中恒瑞的阿帕替尼成功入选,可预期未来国家对优秀的国产抗癌新药会进一步扶持,尽快将这些药物纳入医保,实现快速放量。

  在降价幅度上,以黑色素瘤用药维莫非尼为例,上述黑色素瘤患者告诉时代财经,以往一盒54粒的维莫非尼售价约为11600元,而此次谈判后按照112元/粒的医保支付标准,一盒维莫非尼售价将降至6048元,降价幅度达48%。

  至于默克公司此次入围的药品西妥昔单抗注射液,谈判后的价格由4200元/支降至1295元/支,降幅高达69.2%。默克中国肿瘤事业部高级总监袁泽之表示,“我们应该是给了全球最低的一个价格。”

  据测算,此次谈判成功的17个药品价格平均降幅为56.7%,降幅最大的是阿斯利康的甲磺酸奥希替尼片,规格为80mg/片的降幅达71.02%,同时,大部分进口药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家或地区市场价格,平均低36%。

  对于此次国家谈判达成的成果,史立臣表示,这17个药品多数是外资企业生产,虽不少是在中国刚上市不久,但其实有些药品在国外上市已久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认为,在全球范围内处于专利期的药品能降价30%以上,力度确实比较大。

  以价换量将有多大放量?

  据时代财经了解,此次医保谈判是第三次国家药品价格谈判,其根据为2015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多部门制定的《推进药品价格改革的意见》,在此之前,中国启动的前两次国家谈判共有39个谈判品种纳入国家医保目录,其中17个为抗癌药,平均药价降幅为57%。

  平安证券研报告指出,此次医保谈判后药品降幅较第二批谈判的有所增大,较第一批的稍小,第二批36个药品谈判平均价格降幅44%,最大降幅70%,而第一批3个药品平均降幅59%,最高降幅为67%。

  此轮谈判中,罗氏制药治疗黑色素瘤靶向药物维莫非尼被列入药品目录,该药于2017年3月通过优先审评,在中国获批用于治疗BRAFV600突变的晚期或不可切除的恶行黑色素瘤,是目前唯一一个被纳入医保目录的治疗黑色素瘤的创新药,也成为继曲妥朱单抗、利妥昔单抗、贝伐珠单抗、厄洛替尼之后,罗氏制药第5款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肿瘤靶向药物。

  罗氏制药相关负责人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,通过国家谈判,将更多的抗肿瘤靶向药物纳入国家医保目录,体现了政府在推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、提高药品可及性、引导医药产业健康发展的不懈努力。秉持“先患者之需而行”的理念,罗氏制药将继续支持和配合国家医药卫生体制改革,切实降低肿瘤患者的负担,让更多中国黑色素瘤患者可以通过创新药延长生命、提高生活质量,接受规范化的治疗。

  实际上,于药企而言,以价换量是参与医保谈判的重要出发点,而从历史经验来看,价格谈判对产品销售有着直接影响。2016年吉非替尼、埃克替尼谈判降价,2017年2月进入新版医保目录后,二者销售额均出现快速增长,反观当时的厄洛替尼并没有选择降价进入医保,其销售额出现了下滑。

  此外,第二批共36个药品谈判成功,而平安证券则通过药物综合数据库(Pharmaceutical DataBase,PDB),梳理了其中32个的销售记录,发现多数药品的销售量、销售额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执行谈判价格后均有不同幅度的增长,有26个药品2018年第二季度的销量同比增速达到100%以上,价格的下降带动了量的高速增长。

  其中,通过第二次药价谈判进入医保目录的曲妥朱单抗,由于大幅降价且医保可报销,使用人群急剧增加,今年一季度与去年四季度相比销量增加164%,甚至在今年3月全国各地出现缺货现象。

  尽管生产商罗氏制药当时通过采取“中国市场优先” 的措施保证曲妥朱单抗的供应,但鉴于前述状况,此次谈判降价后如何保障药物持续供应,无可避免地成为了业界普遍关注的问题。

  对此,罗氏制药相关负责人表示,罗氏已对BRAF突变黑色素瘤在中国的发病率和临床需求情况进行了研究和判断,并将根据最新掌握的情况对佐博伏的配送进行优化调整,力求满足BRAF突变黑色素瘤患者对于标准化靶向治疗的需求。

  “此轮医保谈判降价的放量效应目前还无法具体预计,而且由于具体细节情况的差别,药品降价进医保并不完全意味着销量上涨,至于厂家对药品的供应,在谈判降价之前,厂家肯定会对自身产能情况进行评估,因而不必过分担忧。”史立臣则分析指出。

  降价进医保只是第一步

  然而,对于患者来说,降价药何时能真正到达自己手中,才是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。根据以往情况,抗癌药品在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后,还需经历省级挂网采购、医院采购、医生开药等多个环节,才能到达患者手中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分享按钮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